为生活做减法,为思想做加法。

《瓦尔登湖书摘

读完这本《瓦尔登湖》,可能是因为它的名气吧,加之Kindle不厌其烦地推荐,第一次完整的阅读一本散文集。作者梭罗独居瓦尔登湖,记录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想,很磨练人的心境,如果你恰好有时间,推荐你找一个寂静的地方,关掉手机开始阅读,感受文字所带来的魅力。

“看不见宁静的人是多么盲目!”


阅读书摘

信仰和经验使我确信,只要生活得简单而智慧,维持一个人在世间的生命并不是一件苦差,而是一种消遣。”他甚至以他富有个性的方式说:“我宁愿坐在一只南瓜上,将它完全据为己有,也不愿和众人拥挤着坐在天鹅绒软垫上。”

“年轻人可以搞建筑、种植或航海,只要能做他跟我提过的他喜欢做的事情,不妨碍他就好了。我们的智慧,就体现在通过计算而得到的那个精确的点,就好比水手或者逃跑的奴隶的眼睛总要盯着北极星;这种方法足以指导我们一生。或许我们不能在可预测的时间内到达预定的港口,但仍会保持正确的航向。”

“从此我们的善良之心坚硬,承受痛苦和忧戚,证明我们的躯体实是源自岩石。”

芸芸众生都过着一份平静而绝望的生活。所谓顺从天命,正是确定无疑的绝望。

不陷于绝望之事,才是智慧的特征之一。

我们被迫生活得如此周到、真诚,敬畏我们的生活,拒绝变化的可能。我们说,只能这样生活呵;可是,从中心一点能画出多少半径,就有多少种生活方式。一切变化都是值得思索的奇迹,但也是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的奇迹。孔子说:“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当一个人将想象出来的事实降格为他所理解的事实时,我预见到:所有的人最终都将以此为基础建构他们的生活。

大多数奢侈品,以及很多所谓舒适的生活方式,不但没有必要,而且确实妨碍了人类的进步。谈到奢侈与舒适,大智者的生活相比于贫困者往往更为简单、更为朴素。

那些不满足于生活、在本有可能改善生活之际,却只是懒散地抱怨境遇与时世艰难的人。有些人,抱怨起来慷慨激昂、无法慰藉,因为据他们所称,他们一直都在尽自己的职责。

领日出、日落之先,并不足够;如果可能,要先于大自然本身!

人们赞美且认为成功的生活,只不过是生活的一种。为什么我们要夸大一种而贬低其他的生活方式呢?

人们所需要的,并非用来做事的打扮,而是要做的事,或者说他想要成为的那种人。

至于金字塔,本身没什么可惊奇的,除了这样一个事实:竟有这么多人堕落到如此地步,倾尽一生,不过是为了给某个野心勃勃的蠢人修坟建墓。

黎明从不曾将我们放弃,哪怕在我们睡得最熟的时刻。通过自觉的努力,人无疑具备改善生活的能力。

或许从根本上说,所有人都更愿意做学习者或观察家,因为不论对谁来说,本性和命运都是饶有趣味的事,在选择追求的时候也应深思熟虑些。

但如果拘囿于书籍,哪怕是精选出来的最杰出的书籍,而且读的也全是用方言土语写成的某种特定的书面语,我们就仍然存在危险,忘记那种被一切事物和事件所使用的语言,那是一种不借助于隐喻的语言,只有那种语言堪称丰饶,可为标准。被公之于众的东西很多,但付梓刊行的不过寥寥。

铁路对我有何意义?我从来不曾跑去看,它到哪里结束。它填充几处洼地,为燕子修岸筑堤,它使沙尘扬起,也使黑莓生长。

我内心的宁静有如这湖水,涟漪轻泛而不起波澜。

“使天下之人,斋明盛服,以承祭祀,洋洋乎,如在其上,如在其左右。”

大多时候独自生活都是有益的。而与人为伴,哪怕是最优秀的人,也很快变得乏味、空耗精力。我喜欢独自生活。我从没发现比独处更好的伙伴。随众人一起出游相比于一个人待在家里,前者往往更让我们孤独。

因为具备身体和心灵上的健康和力量,我们也可以持续受到一种相似的、但更健康和自由的陪伴和鼓舞,进而渐渐认识到我们并不孤独。

如果存在可贵和友好的种子,就永远不要出于偏狭而欺骗、侮辱或排斥别人。

“子为政,焉用杀?子欲善而民善矣。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风,必偃。”

我的梦想并非装饰诗行;我不会比栖居于瓦尔登湖更接近于上帝和天堂。我是它石砌的岸,是掠过湖面的风;我的手心里是它的水和沙,它最幽深的境地高居于我的思想之上。

我们应当每日都从远方归来,从探险、冒险、发现中归来,带回新的经验,新的性格。

只有思想才能结出果实,正如只有坚硬的外壳里才有果肉。

“看不见宁静的人是多么盲目!”

我从这片湖中所观察到的,也未尝不是人伦的真实。它是平均律。两条直径的规则不仅能够引导我们朝向星系中的太阳和人体中的心脏,还划出直线,穿过一个人个体日常行为和生活波动的聚合,直抵其内凹处和入口,它们的交汇处就是他品性的高度和深度。

一场细雨过后,草地愈加翠绿欲滴。同样,不断注入新的思想,对未来的希冀才能焕发光彩。

怜悯是一种非常站不住脚的立场。

如果一个人朝着他梦想的方向自信地前进,并且努力去过他想象中的生活,他会遇到通常时间里无法预料的成功。

为什么我们的水准总是降低到最愚蠢的认识能力,却还称赞其为常识呢?

说你想说的话,而不是你该说的话。任何真理都比虚伪要好。

旅行在唯有我能走的路线上,投身其中,没有任何力量能抵抗我。


<> 

选摘自亨利·戴维·梭罗《瓦尔登湖》一书,本文仅供个人阅读,旨在传播分享,部分图片素材源自网络,如有侵权等问题请后台联系,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为生活做减法,为思想做加法。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